第一百二十六章

庄子不大只有一百二十亩地,石头早早站在路口迎接。

聂薇薇下来,他上前问候:“大嫂,这里我都打理好了,先进屋歇一会吧!”

等聂薇薇坐下看着下面站的人,她笑着问:“石头这些人,你还不介绍介绍?”

石头挠了挠头:“这是我婆娘,她娘家姓吕,怀里的是我儿子狗子,我婆娘肚子里又有了,这是我丈人,丈母娘,小舅子和小姨子。”

石头老丈人就要带家人给聂薇薇磕头,聂薇薇让石头去拉。

“石头喊我一声嫂子,咱们也算是亲戚了,以后可不能如此,以后我就喊你们一声吕叔,吕婶,这庄子小也好管理,以后你们就帮着石头给我管着庄子就是了。”

吕老头带着一家人作揖后下去了。

石头带着聂薇薇在庄子上转了一圈,看见河道里还扎了栅栏养了鸭子。

绿油油的禾苗稻田一片翠绿,充满了生命的活力。

“娘,这里好像咱们江尾村。”小宝说。

玉儿看着说:“是很像,就是不靠山。”

蓉蓉蹲在河边:“等会拿了虾笼来捞些鱼虾回去吃。”

聂薇薇让小厮丫鬟跟着她们,她自己和石头往前走。

“如今你已经成家有了孩子,就要老实本分地过日子,以前的事情就都忘了吧!”

“大嫂,那日要不是你提醒我,我可能就真的把命送了,能有如今的好日子,多亏了你和魏东家。”

“庄子上的事你好好管着,请长工短工这些你自己看着办,别让我失望。”

聂薇薇带着孩子在庄子上住了几日,要不是小宝要上学,玉儿她们都不愿意走了。

夏日炎炎盛京里除了冰店,就数魏书和的烧烤铺子和速食铺子生意最好。

其中一家冰店心思最巧,品种繁多花样轮番出新,让人模仿都来不及。

聂薇薇一日有半日在看账本,还有半日去宅子后面的湖边乘凉看风景。

有时候也会听听几个老妇人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话。

八月十五中秋节这日京城到处传,死掉苗世子回来了,如今已经去皇宫拜见皇上,苗家也办了宴席。

聂薇薇在铺子里听了好几个版本,什么阎王爷感念苗家世代忠勇,放他们家唯一独子反魂,又什么苗世子遭异族迫害没死失忆,遇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子相救,悉心照顾两人暗生情愫云云。

最后传得神乎其神什么苗世子是白虎星下凡,又或是有大罗神仙护着。

柳府柳大公子在家殴打心腹。

“你不是说,万无一失吗?他怎么好端端地回来了?”

“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再说现在谁都没有亲眼见过他,谁知道是不是?”

“他已经觐见过陛下了,你说是不是?你自己无能还找借口?”

“小的也没想到会是这样,都死了几年的人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?”

“你当时没留下什么痕迹吧?”

“爷,没有,这个小的可以用项上人头保证。”

“滚,你的人头值几个钱,你给我找人盯好了他。”

“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说完就跪着退了出去。

柳大公子在知道苗世子回来后就吓得了不得,生怕他知道是自己找人做的他,怕他寻上门来。

他也不敢出门,生怕碰见了自己心虚表露出来。

柳老二在吃饭时听下人说大哥在家哪里也不去了。

柳二夫人笑着说:“这大哥是改性子了?”

柳老二把汤喝完,“去继续盯着。”

柳二夫人放下碗筷:“你自己多注点意,别煮熟的鸭子飞了,之前的谋算岂不白费?”

“我心里有数,你也多和三弟妹走动走动,别把关系弄冷了。”

夫妻俩各有各的谋算,不过谋的都是一样东西。

苗世子的事在盛京里来来回回传了两个多月。

柳大公子在家待得烦闷,把家里能霍霍的丫鬟小厮都霍霍了一遍。

给老伯爵知道了,气得差点就去了阎王殿报到,他找来二儿子和三儿子,要把大儿子分家分出去,说是分出去,其实就是赶出去,因为几乎没有给他什么家产。

柳大公子不同意,说老爹偏心,他堂堂伯爵府大公子怎么能这样被赶出去呢!

他出去带着妻儿过来老爹床前哭,老伯爵气得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三个儿子见此扑上去哭爹喊娘,管家去请大夫,三个儿子哭得撕心裂肺。

老夫人赶来见老爷子,见他如此也差点背过气去,拿拐棍打大儿子,骂他不孝子。

老伯爵到底命硬,经过大夫的诊治,很快就稳定下来,只是人还没有醒。

老夫人也气得撵大儿子一家出去。

柳大夫人哭着求饶,眼睛不住地瞟向柳老二,柳老二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那不动。

柳大夫人见他如此气得要当场发疯。

“母亲,大哥虽然糊涂,可大嫂和侄儿往日一直都是孝顺的,侄儿天资聪颖,在家学又是拔尖的,这贸然撵她们出去,侄子在学堂如何自处啊?”

老夫人想了想看着大儿子说:“都是你这个混账东西带累了她们母子,你也就是生了个好儿子了,来人给我把这不孝子押去祠堂反省,没有我的话不准他出来。”

“大夫人,你回去收拾东西,带着乾儿到我院子住,我这好好的孙儿不能让他老子给带坏了。”

柳大夫人带着孩子道谢,柳乾上前抱住祖母:“多谢祖母为孙儿考虑。”

老夫人摸着他的头慈爱地说:“苦了你了,好好在祖母那住着,如果有人敢怠慢你,你只管跟祖母说。”

柳老二:“乾儿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和二叔说,二叔没有的你找三叔要,切莫要客气。”

柳乾又去给二叔三叔行礼。

柳三回到自己院子,奶娘嬷嬷们就退到一边站着,女儿柳芽儿跑向他,他抱起转了几圈,逗得孩子咯咯笑。

三夫人坐在软塌上笑看着,很快父女俩就来到她身边,柳三轻抚了一下她高高隆起的肚子。

“庄子上来人说荷花都开了,明日休沐,我们去赏荷带上乾儿一起。”

三夫人点了点头:“乾兒这孩子心思重,带他去散散心也是好的,不如喊上二哥家如如和庆峰吧?”

柳三拿出帕子给女儿擦手:“我等一下就差人去说。”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